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著名建筑设计院 >

“万人劝退”的设计院究竟怎么了?

发布日期:2022-05-22 15:2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房地产行业受到政策调控,影响巨大。随着华夏幸福、恒大等一个个房地产企业接连暴雷,许多下游建筑设计院也都纷纷曝出“裁员”“降薪”的消息,“劝退设计院”的声音越来越多。近年来,在互联网平台上,笔者多次刷到“劝退设计院”的帖子,而最近一次与某“老八校”的应届毕业生交流的时候,已经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毕业生不把设计院作为自己毕业后的第一选择,取而代之的则是公务员、互联网等。回想10年、20年前的设计院,究竟,设计院怎么了?为什么“万人都在劝退”?

  以前,在项目开展过程中,设计院都是“说一不二”的角色,前期,给业主专业的方案和建议,虽然有些时候并不是那么合理;后期,施工单位每次做变更,不一定“求着哄着”,但也是得看着设计院的“脸色”。

  可如今,世道变了。一方面,设计院开始讲求服务,尤其是以一批服务地产企业的建筑设计院为首,以客户为中心,客户要什么,就怎么做;客户要什么节点,就什么节点。“内卷”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开始讲求服务之后,设计院的专业性就开始逐步下降,这种下降不是说在业务层面不再遵守规范要求,而是指从业主的角度看,设计院不再显得那么专业、高大上了,地位自然而然就逐渐下降了。另一方面,随着工程总承包模式的推行,行业设计施工一体化的趋势愈发显著,对于大多数一般项目而言,其技术难度相对一般,设计院牵头的模式在经过几年的实践之后,逐步向以施工单位牵头的方式转变,在大多数的项目中,施工单位在项目管理端的经验,能够更好地保障项目按时按质交付,这就导致了项目的主导权逐步向着施工单位倾斜,设计院的地位自然也就下降了。因此,如今设计院的地位在整合行业链条中的逐年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没有官方的统计口径,但是笔者从多年来的交流过程中基本可以发现,近10年以来,甚至可以再往前推5到10年,设计院的薪酬并没有显著的增长,较往年的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10年前的100元,可能还不如现在50元的购买力。很多设计院的员工跟笔者谈到,10年前给一般有经验的员工20多万元,现在也不过如此。和金融、互联网的高薪相比较,自然设计院的薪酬就没有了竞争力。学设计的那批人,从以往历年高考最优秀的那帮人,变成“没那么优秀”的那帮人了。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设计院的薪酬似乎没什么显著的增长呢?

  一是设计院的取费模式基本没有变化。设计院的取费模式,大多还是在套着定额走,一方面定额很多年没有变了;另一方面随着向客户服务为中心的发展,低价竞争愈演愈烈,你打八折,我就打七折,打到最后,价格降低了,工作量不仅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了,单位工作量下的收费就下降了,那么薪酬的“性价比”也就下降了,自然,竞争力和吸引力就不如以往了。

  二是设计院的工作模式基本没有变化。10年前,用CAD画图,10年后,还是用CAD画图;10年前,是师父带徒弟手把手教,10年后,还是“师带徒”地传承。不管是知识的积累,还是能力的培养,都并没有本质的变化。有些设计院通过设计的标准化,带来了一定效率的提升,但是其本质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如今其效率的提升,依旧进入了瓶颈。这就导致员工的薪酬增长和工作的时长形成了正比,“内卷”频频,“猝死”新闻频发,“劝退”的声音就显得不那么意外。

  三是设计院的薪酬模式基本没有变化。与国际设计企业高底薪的年薪模式不同,国内的设计企业往往都是低底薪、高绩效的模式,员工的薪酬取决于业务的好坏,而业务的好坏往往取决于经营的成败,经营的成败往往在“那么几个人”手里,工作角色与承担的风险并不在同一个对等层面。当行业正在上行的时候,这种不对等会被业务的不断提升所掩盖,但当行业逐步见顶并下行的时候,这种不对等的影响就开始显现,最初开始影响的就是底层的人,“劝退”的声音也就显得越来越多。

  当然,以上所说的种种现象是就行业中大部分的企业而言,这其中可能以建筑设计行业为代表,有些细分领域近几年可能依旧不错,但也一定程度上存在上述问题。

  首先,应该以“终局思维”看现在。设计行业风风火火上行了那么多年,逐步步入成熟期,未来行业整合在所难免,“终局”是什么局面意味着成功的企业的发展方向。笔者认为,行业分化不可避免,如今趋势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已经加速,“终局之战”之后剩下的企业,应该是一小批面对高端客户、高端需求,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和少数的大规模、大体量、标准化、效率高的企业。前者应该具有创造性,比如建筑领域应该具有显著的风格,工业领域应该具有核心技术并能不断迭代更新,覆盖少数高端项目;后者应该具备良好的标准化的能力,通过模块化、标准化等方式,提升效率,以最高的效率完成大多数普通项目。

  其次,高质量发展不能是一句空话。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已经喊了很多年,究竟如何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是摆在企业“十四五”期间不可回避的话题。笔者认为,要高质量发展,就一定要摆脱现在的尴尬地位。现如今看来,工程总承包模式不是正解,全过程咨询似乎也不是,建筑师负责制可能是,如果能够真正实现全项目周期的“建筑师负责”,那么设计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才有可能重塑,当然这也对建筑师本身的能力提出了更高、更多的要求。另外,高质量发展一定不可能基于现有的工作模式,融合数字化技术,从工程技术催生数字化工程技术,利用数字化手段,提升标准化、智能化设计,才能真正跨越效率瓶颈,实现本质化提升。

  最后,破局在于“人”。设计院是设计师的设计院,也许未来的设计院核心竞争力不在人,但一定是基于人的知识,这些知识需要人去创造,同时,设计院涉及各行各业,要想重塑设计院地位,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各行各业的思考、理解。一方面,设计院自身要转变观念,也许不能算是破釜沉舟,但也差不多到了孤注一掷转型的时候;另一方面,行业上下游、管理部门也需要思考设计院要何去何从,一个政策决策也许就会对行业带来根本性的变化,一个好的模式也许就会对行业的未来形成莫大的影响。

  “万人劝退”的设计院虽然还没有那么糟,但是也到了必须要思考问题的关键时间了。借用经常给中国国足的一句话,也许,留给设计院思考的时间不多了。(本文作者:科思顿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曹佳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