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知名建筑设计院 >

2001年北京男子3万卖房17年后房价成1135万反悔想三万买回

发布日期:2022-05-30 12:01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2001年北京男子3万卖房,17年后房价成1135万,反悔想三万买回

  古有商鞅徙木立信,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诚信一直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君子一诺可抵千金,可是在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能经得起考验呢?

  2018年北京顺义区柳各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正式启动,拆迁改造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何先生一家却愁眉苦脸,拆迁赔偿款也一直迟迟没有划拨,他们被迫滞留于此。柳各庄的1547户都在拆迁改造项目范围内,怎么偏偏就一家没有安置?

  原来早在2001年家住柳各庄的于泊想搬去城里,以3万元价格将530平米的老宅卖给了何大海一家,并签订买卖契约。如今听闻拆迁赔款房子值1135万就悔不当初,想要收回宅基地。

  何大海一家当然不会同意,自己花真金白银买的房子凭什么不能赔款?两家为此闹得不可开交。那么最后于泊能要回老宅吗?何大海一家又该如何维权?

  何大海原本是四川人,有一双儿女和贤惠的妻子,生活平淡却幸福。可一场意外让这个四口之家陷入困境,甚至需要卖掉老房子凑钱来渡过难关。

  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来,何大海的儿子因为一起交通事故而受伤,耳朵受损严重,甚至很有可能失聪!夫妻二人得知这个噩耗一时间难以接受。当务之急是找大医院看病要紧!

  二人托关系找亲戚跑了市里好几家三甲医院,却都收到不尽人意的答复,妻子掩面而泣,“市里大大小小的医院都跑遍了!还有更好的选择吗?他还那么小!今后可怎么办呀!”

  何大海心里也难受,但他是一家之主不能在关键时刻示弱,先安抚好妻子和孩子的情绪,一边削苹果,一边宽慰道:“别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我们小地方没有好的医院那就去大城市治,现在医疗水平先进,别那么早丧气。”

  孩子的病情拖不得,四处走访经人介绍了解到北京市有耳鼻喉科专家,好多疑难杂症都被治好了。何大海回家后就和妻子商量,“要不,咱把老房子卖了?凑钱去北京找好医院治吧,耽搁久了怕要坏事!”

  妻子也当即同意卖房,北京是大城市物价水平自然高,看病治疗得花钱,安排孩子上学也得花钱,这几年二人也攒了一定积蓄,救儿子要紧!就这样,2000年何大海在村里找好买家以2万元的价格把老宅卖了,带着有限的积蓄北上,开始了艰难的寻医之旅。

  初来乍到,何大海一家有着诸多不适应,租来的房子也是小小的,买个水都要花钱,更别提其他的生活开支了。夫妻二人四处打听,辗转了好多个大医院,儿童医院也看了不少,儿子的病情暂时有所好转,但距离根治还有一段距离。

  来北京寻医救子已经花了一大笔钱,为了方便去医院租的房子也是离市区近价格偏贵的,没过多久,沉重的经济负担就压得夫妻二人有些喘不过气。

  妻子负责家庭开支记录,除开必须的日常开销,房租无疑是大头。想起市场大姐的闲聊,“你们不如在郊区买个房子,这房租累积起来都可以在村里买个大房子了,能省不少。”

  热心大姐的话也确实在理,既然来了北京,儿子的病又需要在大医院治,不妨就在北京买房安定下来,以后也不用来回折腾。妻子王女士就把买房计划告诉了何大海,二人考虑了一段时间还是决定买房。

  2001年,何大海找了几个房产中介都不是很满意,自己的积蓄有限又不想亏待孩子,想找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机缘巧合,何大海在外面做工正好看到公告栏贴着卖房广告,虽然说是价格面议,但地段不太好估计不会超出预算太多。他打通了广告上留的电话,那边也着急出售就约了后天看房。

  看房子那天,何大海夫妻来到顺义区遂销镇柳各庄村,走了一段小路才找到广告上的地址。卖房的是于先生,他因为工作原因想把户口迁出去,以后也不回来住了,就想把老宅卖了。

  房主原名于泊,要卖的是柳各庄村的老房子,他带着夫妻二人参观。“别看我们村位置偏,好房子可不少!就说我家吧,要不是工作原因也不会这么急就出售。你看!这房间够宽敞吧!后院还有一些果树,你们肯定喜欢。”

  于泊热心地介绍各个房间,何大海他们也是越看越满意。先不说530平米的面积,就单单是环境就比之前中介推荐的好多了!于泊也看出了他们的满意,顺水推舟就谈起了价格。“您看这房子不错吧?虽然年限长了点但老房子也够结实,合适的话您看愿意出多少钱?”

  “您也是实在人,我们确实对这房子很满意,但也是刚从乡里出来打工,手里也没多少钱,加上还得给孩子治病,您看能不能少点?”何大海也不清楚他的底价不愿贸然开口“您看3万5成吗?这已经比市面上很多房子便宜了!”于泊开出了心里的价格。

  何大海面露难色,紧张地搓了搓手,“大哥,您也看到了,我们家确实没那么多钱,能不能再少点?3万?”

  于泊本来还想加价,但确实近期行情不好,没那么多人来看房,思前想后还是同意了。“行吧,3万就3万,要不是看在你家孩子的份上也不会卖了。现在房屋过户也实在麻烦,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立个房屋买卖契约,再把房产证给你,我绝不会再要回来的!”

  本来还有所顾虑的二人看到房产证也就同意了,当即就签订契约,交付3万元拿到房产证。何大海的心也就放下了,想着这下好了,终于有个家能安定下来了!

  何大海一家买下房子后就安心在柳各庄住了下来,夫妻二人勤勤恳恳打工挣钱,儿子的情况也好转了,女儿上学的问题也解决了,日子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就这样过了十几年,于泊却突然找上门来。

  “大海兄弟,我遇到困难了,这不,我把二老接到城里去住,现在一家三代住在一起太不方便了,想着把3万元退给你再把房子收回来养老用。”于泊一脸愁色,可于大海一家也没那么好糊弄,他们不相信于泊会那么好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于泊住在城市好好地突然要回房子是有原因的!原来2010年北京市为了整合优化资源,改善居民生活环境,推出了改良征地拆迁的一系列政策。

  顺义区周边就有几个乡村被划入拆迁改造范围内,于泊闻讯而来,他想自己之前的宅基地,是否也因为拆迁,会获得一笔赔偿款?

  何大海一家也不傻,无利不起早,于泊说什么3万元换回房子,这些年“房租”就算了!先抛开这么多年物价上涨房子增值不谈,无缘无故谁会那么好心送钱上门?他们也听到一些拆迁的风声,当下就拒绝了于泊的要求。

  谁知于泊有备而来!“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房子的所有权还是归我!房子没过户,你们啊,不占理儿!走着瞧!”撂下狠话转头就走。

  何大海自己却不怕,自己手里有房产证和立下的字据怎么可能无效?他只是唬人的罢了,没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曾想,于泊转头就把何大海告上了法庭!他咨询过律师,得知两人当年签下的房屋买卖契约不具有法律效益,所以房子的实际所有权并没有转出去,自己还是很有胜算的!不能让不相干的人占了便宜。

  于泊这么着急忙慌地想要收回老宅,一方面是听到拆迁信息,一方面自己一家三代蜗居在90平米的房子里确实不方便。

  何大海一家没有渠道去了解相关法律条款,收到开庭信息也是一头雾水无从下手,想找个懂法的人问问都来不及就被匆匆传唤了。

  2011年,于泊凭借自己的证据状告何大海要求归还宅基地,法庭上于泊更是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何大海也不怵他,提交好证明材料等法院判决,他不信房屋的所有权仍属于于泊。现实却给何大海一家泼了一盆冷水,法院判决的结果是:房屋买卖契约无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包含农村宅基地)依法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

  这就是说,于泊家的这块宅基地作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不能私自买卖,于泊本人只享有使用权,而何大海也不能购买农村集体用地。所以,得出结论房屋买卖契约无效!

  听到法官宣读审判结果,何大海一家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银货两讫不再追回?他怎么能颠倒黑白,这不是欺负人嘛!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不过好在,法律是有温度的,在不违反法律条例的前提下也会考虑到现实因素,思想道德因素也会作为参考因素。鉴于何大海一家当初花3万元买宅基地并不知晓条例,多年来一直居住在柳各庄村是房屋的实际控制人。

  按照物价水平折算,于泊想要收回柳各庄的宅基地,需要向何大海支付房屋价值增值部分的费用,70万元以上80万元以下的补偿。

  面对这样的结果双方都不满意,都觉得自己应该是房子的主人,没有理由要做出让步。于泊当场就撕破了脸,大声喊道:“你们也忒厚脸皮了吧!在法律上是我的房子,现在却要赔偿你们费用?我不服!”

  双方不欢而散,事情就这么被暂时搁置了。何大海不愿意接受70万的赔偿,于泊不想拿钱赌,要知道70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万一没有拆迁,那自己岂不是血亏?

  于泊也就没有继续再闹上门,两家人暂时平息了风波。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他们都清楚这始终留有隐患,只是暂时没了动静罢了。

  时间一晃,七年过去了。两个家庭本以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不会再有联系了,可没想到当初的猜想变成了现实——顺义区柳各庄在拆迁改造的范围内。就这样,相似的历史场景再次上演!于泊再度拿着2011年的法院判决书,阻挠何大海获得拆迁赔偿。

  古语云:“不信不立,不诚不行。”而于泊得知自己当初以3万元低价卖出的宅基地,现如今可以获得1135万元的赔偿肠子都悔青了!他不甘心自己的宅基地赔款就这么拱手相让,再说了自己还有底牌,《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写的可是自己的名字!

  何大海一家原本还在高高兴兴规划着,怎么分配这笔赔偿款和安置面积。但是于泊又找上了门,当年他没有拿出70万的补偿款,如今却又想夺回宅基地的所有权,简直是背信弃义的小人!说好的永远不会要回,白纸黑字写着买卖条款,怎么就不具备法律效益了呢?

  面对步步紧逼的于泊,何大海一家也是没有办法,想通过新闻媒体的帮助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就接受了《向前一步》栏目组的邀请。

  可是,就像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所写的那样:“个体的行为是由基因来控制的,所以基因的自私性会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于泊在利益面前毫不退步。就算节目主持人怎么苦口婆心地劝,他都不为所动,网友们也有支持他的,“对啊,他是房屋的主人,何大海一家没权享有赔偿”

  当然也有不少网友同情何大海一家的遭遇,谁能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攒钱买的房子,到头来不是自己的!这事搁谁身上都难以接受,他们住了那么久应该得到相应的赔偿!

  吃瓜网友议论纷纷,这次上节目调解也没有实际的进展,于泊的妻子更是说道,“你们就该把房子还给我,赖在别人家算什么事?”

  “可是,我们一家已经把老家的房子卖了,现在把房子还给你又拿不到赔偿,你叫我们一家怎么生活啊?这不是把我们逼上绝境了吗!”何大海一家都要哭出来了。

  “这有什么难的?你们也去把老房子要回来不就好了!”于泊一脸自得,仿佛自己有理谁来都不管用似的。台下一阵唏嘘,怎么会有人说出这种话?何大海他们家也蛮可怜的,还是得寻求法律的帮助,这么干耗着也不是个事儿呀!

  的确,仅凭电视台的调解也无法达成一致。何大海一家被于泊阻挠俨然成了柳各庄的“钉子户”,其他家都签好协议搬去新的安置房了,只有他们家还在原地。

  可是,有了上一次法院判决的经验,何大海一家也学会要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事情并不像于泊说的那样简单片面。何大海一家四处走访,寻求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得到指点前往北京市顺义区住建委办事处。

  何大海找到征收管理科科长寻求帮助,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科长给出了他的的建议:

  首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住建委让何大海签署赔偿协议是具有法律效益的。因为何大海持有房产证,而且多年居住在柳各庄,是房屋的实际控制人,因此有权获得相应的赔偿,包括安置面积和赔偿款。

  其次,从北京市改造征地拆迁的初衷来看,拆迁改造就是为了让乡镇居民的生活得到改善。理应是谁住谁享受这份权益,何大海多年来一直住在此地,理应由他享受拆迁待遇。

  但是依照法律来讲,就要承认2011年法院判决双方买卖合同无效的决定,于泊虽然不是房屋的实际控制者,却是土地的实际使用者,理应也能分到一部分补偿款。此外,何大海现在的住宅面积的70%,是拆迁后的实际安置面积,也就是得到371平米的安置面积补偿。

  何大海一家除了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名下没有任何房子,给予拆迁改造是为了给群众带来实际的福利,何大海一家理应获得更多的分配款。

  因此,法院最终判决:何大海一家分到259.7平方米的回迁房安置面积和215万现金补偿;而于泊则分到111.3平方米的回迁房安置面积和38.22万现金补偿。

  双方原本对这个结果也不是很满意,可是都为这个房子纠缠多年,现在也不想继续下去就接受了法院的处理结果。

  一段房屋买卖的纠纷多年之后终于得到彻底地解决,虽然结果可能并不能让双方欣然接受,但也算维护了双方的合法权益。通过这件事,我们也了解到买卖房屋必须经过正规机构和合法程序才行,就算有房产证房子的使用权都可能不是你的。

  当然,经此一事,我们也懂得在关键时刻,要学会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听信他人的一面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