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浙江设计院 >

宋志平x王石x陈明键x严飞 面向未来的教育

发布日期:2022-05-14 12:03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我们国家一直致力于教育改革,一方面,为了应对数字化、全球化、气候变化和其他复杂问题带来的新挑战,我们需要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来改善我们的教育体系。另一方面,我们一直在倡导培养创新型人才,强调要让学生发展个性,愿意主动学习、终身学习,但如何去实现这一目标,却伴随很多争论。

  2021年,我国全面落实「双减」政策,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只是我们迈向教育未来的第一步,「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的理念是什么?」「如何培养可以应对未来社会变革的人才?」「如何给孩子更好的未来?」,仍然是我们家长、教育工作者、政府及全社会都在关心与思考的问题。

  投资家陈明键先生在《创新,从提问开始》中,深度总结自己在以色列的游学经历,为我们带来关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层面的深度思考与总结。

  5月10日,中信出版集团联合芒格书院,邀请投资人陈明键与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企业家王石,及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以“面向未来的教育与创新”为题,共同展开一场深度对谈,探讨教育界、企业界与所有家庭共同关注的核心议题。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海淀爸爸”,虽然小朋友才上幼儿园小班,但他已深陷教育焦虑之中,陈明键、宋志平与王石关于家庭教育的讨论也就从他们作为父亲这一身份在教育中的角色展开。

  宋志平坦言自己是“典型中国式的父亲”,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地成长,给孩子足够的爱;另一方面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和排名,作为了解孩子学习到了一个什么样程度的参考系数。他谈到,如果按照过去传统的教育方法,教出来的孩子优缺点比较明显,“优点就是孩子会认真去学习,但是确实有缺点,就是不大会提问题。所以我们的孩子们,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大学,包括到了读研究生,要写一个论文,好多不大会选题。我们的孩子们选题能力不够,往往对老师们出的题能写出好的论文,但不知道什么是问题。”

  因为女儿又有了下一代,宋志平进而引出隔代教育的问题,“我们很多孩子是奶奶爷爷带、姥姥姥爷带,那奶奶爷爷姥姥姥爷应该给孩子们怎么样的启发,怎么来完善孩子的教育”,他认为《创新,从提问开始》有给出很好的方法论,就是引导孩子从小就学会提问。

  陈明键认为今天中国的父亲在家庭教育环境中的角色也处在一种转型期,从传统的“权威者”向“主持人”或“组织者”的角色转变,亲子关系也从父权的一言九鼎式到相对平等的商量式转变。他以以色列家庭教育为例,讲述曾参加海法理工大学一位教授家的家庭学习Party,“教授有五个孩子,他的任务就是就一个问题或话题,老大说说,老二说说,最小的五岁的孩子也要说一说,所以父亲就是一个家庭学习进程的组织者,像一个主持人的角色,来构建话题,同时组织孩子们来讨论这个话题”。

  王石则回应他更看重家庭中的亲情,“对后一代,能让他在社会上成为一个普通人是相当相当不容易的,所以作为父亲、作为家庭来讲,亲情很重要”。王石同时提醒我们,在家庭教育中,不应将特殊案例或小概率事件当做我们家庭教育的目标,“反而更多让社会按照自己的存在方式去存在,(允许孩子)拥有各种选择”。

  相对于家庭教育,我们对于学校教育则有更多的想象和期待,尤其面对全球相对不确定性的未来,学校教育模式也在面对不断的革新和变化。自上个世纪计算机科学技术的出现和发展,学校教育变化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教授学习课程的方法,让教授与学习变得更为有效。

  陈明键认为如何在学校里逐步为学生构建出学习的情境和状态出来,在满足整个社会总体教育水准高度的同时,又能够给个别天才留下充分的空间,可能是学校教育模式所面临的转变之一。他强调,这种转变在人口红利到达一定边际时尤其重要。在他看来,学习是件很古老的事情,发展到现代社会,单一学习概念已不足以满足时代发展的需求,还应加上“创新”,要不断构造一种“建构主义式”的学习,启发提问,刺激创新。与历史传统较长的“教授主义”学习模式相较,“建构主义”就是构建一种学习环境,使学习者进入一种深度的学习状态,包括提问、群体争辩等方式的融入。

  宋志平以与《创业的国度》作者索尔·辛格对话为例,剖析以上两种教育模式的优缺点,强调互补性与相通处。辛格认为以色列过于强调以创新为主导的学校教育,他说“以色列单兵教练很厉害,但集体行动不行,10个人有12个观点,后面可以创新,但很难搞大工业。这一点恰恰是中国这种集体教育的优势”。在宋志平看来,集体主义教育、认真学习、讲纪律等这些都是我们过去教育的优势,但缺点之一可能是压抑了孩子的好奇心,压抑了他们的提问能力,压抑了他们的创造力,爱因斯坦曾说他并没有什么特长,他只是比别人多一点好奇心而已,而这个好奇心在学校教育中的体现就是勇于提问。

  给孩子提问的机会,对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都有很大的贡献。宋志平注意到,在提问这一点上,我们的文明有着相通之处:“以色列是个学习型的社会,这种学习来源于它的教育理念和方式,他们所讲求的‘为学习而学习’的概念,让我想到了孔子的《论语》里面第一句话叫做‘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子也是把学习当作快乐。同时《论语》就是孔子和学生之间的一问一答。”

  在规范的学校教育之外,王石强调了“氛围”的重要性,学习的氛围不仅仅体现在家庭教育中,还有社区教育。“有了家庭和社区教育的合作,气氛也就形成了。以色列实际上和我们中学的教育、大学的教育没有什么差别,教育大纲没有什么差别,甚至最后发表的论文和评价,但是为什么以色列的教育比较现代化?实际上在这里除了学校正规的教育系统之外,有家庭教育,再一个就是社区教育,社区教育展现的是一种开放式学习氛围,比如在节假日的交流就是一种。家庭教育和社区教育如何合作去做,显然建立社区,从建立幼儿园开始,形成学习气氛,我觉得在深圳和我们国家有不少地方做得相当不错。”王石尤其强调,学习、创新、教育模式等的反思或借鉴,都不能脱离对我们自身文化的了解,充分研究,客观比较,才能对未来有所帮助。

  宋志平直言在未来,有学习能力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当知识在不停地变化,环境也在变化时,未来人才的竞争力取决于学习能力。他举例自己在担任中国建材董事长期间,曾被任命同时兼任国药集团董事长,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他的做法是到了国药集团的第一个国庆节假日,7天时间内认线部医药专业书籍,之后到国药集团的企业进行调研,和院士进行深入交流。深度学习,深度思考,深度工作,这是个体应对未来变化的根本。企业对员工最大的关心之一,也体现在不断提供学习赋能的机会。

  王石举了日本商业经营之道中“买卖休”的例子,补充在深度学习中还要注意“休息”,让大脑得到有效的放空和思考的时间:“休息是你什么都不做,你才能自由地思想,真正地去畅想”。

  对于学习与思考,王石更是将这一讨论拉入到从象形文字对文化塑造到读图时代的学习这一文明大历史的纵深维度来进行。王石指出,文化形成的语言、文字,已经把它定型,这是一个大的前提。无论是在古希腊,还是古罗马,或者希伯来,他们的语言文字和语言的发音关系塑造了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工业文明和现代化在西方诞生,但在另一方面,部分语

  ,“比如草字头,一定和植物有关系,和生命有关系,这是我们中国文化非常独特的部分”。数字时代发展到现在,我们再一次进入了读图时代,王石以装置艺术家徐冰所发明的《地书》为例,《地书》用城市人所熟悉的商标、符号、图形创作而成,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城市人基本都可以看懂。短视频在国内市场的快速繁荣,在另一个维度上说明象形文字强大的生命力。象形文字所塑造的抽象思维方式和学习能力,在文化层面为我们个体和国家,在未来的发展和竞争力提供了核心源动力

  “对于多孩家庭,作为父母,怎么样管理孩子的教育问题”时,陈明键首先强调,拥有多个孩子,首先在家庭里更能够令孩子感受到兄弟姐妹间的手足亲情,另一方面在家庭学习的组织上可能更有优势。因为多孩家庭更像一个小的模拟社会,父母在教育上如同学校里的老师,相对容易组建深度学习,或者竞争式学习的讨论式学习型氛围,同时激发孩子通过个人努力争取家庭内的“学习资源”。同样,他认为多孩也并不会产生教育资源的争夺,因为“孩子在家庭内已经适应社会的真实状态,具备了公平竞争的意识和能力,当他们走进社会时,他们没有任何的不适应”。